書趣小說

首頁 > 總裁豪門 > 千金歸來:老公,請走開 > 第16章 護短

千金歸來:老公,請走開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好書推薦: 不曾輕易錯過你 任由情愛步步殤 撿個總裁來寵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門二婚太高調 婚情蕩漾:陸先生,追妻請排隊 隱婚甜妻:總裁,別傲嬌 今生今世,唯你今安 替嫁嬌妻寵上癮 我與你正相遇

陸庭軒程序化的背出集團條例,指證了兩個主管錯在何處。

黎菁菁仍有些摸不著頭腦,卻見姓任的神色慌亂,掏出西裝口袋里的手帕抹抹汗:“多謝總裁提醒,我記住了!下不為例下不為例……”

陸庭軒看向神色不忿的黎菁菁,挑眉帶著探詢的意味:“你似乎還沒有聽懂我的話?”

黎菁菁被陸庭軒這樣看著,鬼使神差般心里發虛,可她確實覺得自己在這件事上是占理的——

上司調教下屬,難道還錯了不成?

因此,黎菁菁即使擔心惹怒陸庭軒,卻出于嫉妒,大膽的搖頭。

黎菁菁看出了陸庭軒的護短行為,故而心底格外不爽,尤其瞧著凌萱畫著很艷俗的妝容,更加覺得凌萱不配享受陸庭軒的任何偏愛。

難道就因為長得像陸夫人,就可以在公司橫著走嗎——黎菁菁心里不滿。

一直站在旁邊沒有插話的凌萱,看著陸庭軒有板有眼的想辦法維護她,分不清陸庭軒是發自內心的支持她,還是借此來達到某些目的。

靜靜觀察著陸庭軒的眉眼、神態,甚至唇瓣啟闔的每一個表情,凌萱想要看穿陸庭軒的真實心理。

財務主管見黎菁菁一時腦子短路,沒能轉過彎兒來,便暗里地拽了拽對方的手。

黎菁菁不服的撇開,她要一個說法,一個陸庭軒能合理為凌萱開脫的說法。

陸庭軒看到財務主管的小動作后,抬眸對上黎菁菁滿是憤恨的目光,眼神清冽:“黎主管,我剛才所說的集團管理條例,麻煩你再重復一遍?!?

聽完黎菁菁流利快速、一字不誤的答復,陸庭軒徑自拍拍手掌,但那并不和顏悅色的神情,讓人看不出褒獎的意味:“原來黎主管就是如此敷衍公事的。管理條例——作為管理層人員,你覺得你只消背會就夠了?”

預感到黎菁菁如果繼續和陸庭軒對峙下去,早晚吃不了兜著走,同事多年,財務主管忙擺起一張義正言辭的臉:“黎主管,夠了!”

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喝,嚇得黎菁菁嬌軀一震,她剜了財務主管一眼,用一種打量神經病的眼神表達著自己的憤怒。

不想財務主管此次可沒有繼續縱容黎菁菁的跋扈性格,哪怕你業務再如何出色,得罪了大領導,不說你一人,整個部門都得跟著遭殃。

欺負新人乃是他們一時興起,可要真將事情鬧得一發不可收拾,就不是財務主管所愿了。

他也算集團的老人了,對一些集團內部的潛規則和暗線看得很清楚。

財務主管兇巴巴的回望著黎菁菁,讓黎菁菁收斂了不少,黎菁菁心里滿是疑問,不知道財務主管準備干什么。

好不容易讓黎菁菁閉嘴,財務主管這才深表歉疚:“總裁,下屬沒能明白條例的含義,是我的失職!下去以后,我一定好好跟她講解一下所有的規章制度,確保她絕對不會再犯為止!”

陸庭軒素來不喜滑頭,更不主張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若犯了錯的人永遠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,談何改正。

陸庭軒淡淡的瞅了眼財務主管,面色不悅:“任經理,你要清楚——護短,等于放縱?!?

想要私下解決的盤算被駁回,任經理的臉上一陣兒白、一陣青,終究不敢再抖機靈。

任經理心道長江后浪推前浪,究竟誰在護短,大家心知肚明,可他只是區區一個小部門的經理,哪怕被對方當成孫子罵,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陸庭軒直視著黎菁菁:“我下達的人事調動,黎經理看了嗎?”

觸到陸庭軒眼中的慍怒,黎菁菁點點頭,沒有了剛才的高傲氣焰。

陸庭軒挑唇:“既然黎經理已經過目,怎么還會對我的人指手畫腳?所以黎經理是根本不把我的命令當回事?”

黎菁菁倉促的搖頭,想要解釋她為什么對凌萱不客氣:“陸少,那凌若是被您調到財務部的,她有不對的地方,我跟任經理難道連教導都不可以嗎?”

這種硬碰硬的解決糾紛的方式,擱在陸庭軒眼中,簡直愚蠢:“黎經理,我將凌小姐暫時調到財務部學習,是因為她欠缺那部分專業知識。我一天沒有讓她滾蛋,就說明她始終是總裁辦的人!你明白嗎?”

黎菁菁楞了一會兒,猛然驚醒——

她確實犯了極大的疏忽,她一直以為凌萱不再直屬于總裁辦,甚至沒有仔細瀏覽人事調動,只聽姓任的說凌萱是陸庭軒安排過來的。

所以,她才敢和凌萱發生正面沖突,甚至主動為難對方。

只因為,她以為凌萱所屬部門是財務部,縱使凌萱有陸庭軒這座大靠山,也逃不了被上司調教的命運,這就是職場的規矩。然而……

黎菁菁垂著頭,很久都不敢抬起來,心中對凌萱更加嫉恨——

明明還是總裁辦的人,為什么要裝得一副受氣包的樣子!這是故意讓我出丑嗎?

陸庭軒看出來黎菁菁總算明悟了他強調管理條例的原因,同時也猜出姓任的并不看好凌萱,故而沒有給黎菁菁明確的指示——

他挑了挑眉,面色有些不耐煩:“鬧了半天,這黎經理以為捏了個軟柿子,倒是任經理的失誤!”

姓任的此時已經出了一身的虛汗,他不停地拿出手帕擦拭,且被陸庭軒的強勢震懾的不敢辯解。

“任經理!你剛才說——想把凌小姐交給黎經理調教對麼?”

姓任的陡然瞪大眼,心中直嘆:完了……

陸庭軒最瞧不起手中有點小權力,就各種打壓自己的下屬的管理人員,尤其兩個財務主管不長眼,竟敢來欺負他的人。

“任經理,我將凌小姐教給你來指導,相信那張調動文件上寫得很清楚了!你像打保齡球一般,隨意把我交付給你的任務扔給別人,還真是會偷奸?;?,為整個財務部做了好榜樣呢……”

陸庭軒的語調不輕不重,可那濃烈的反諷氣息壓得姓任的喘不過氣。

似乎是覺得鬧劇該結束了,陸庭軒面色失望,眼神果決:“任經理,黎經理,明天你們倆就不用再來集團了?!?

轉身,陸庭軒凝了眼凌萱:“你,跟我來一趟?!?

凌萱腳步輕快的跟上,看著陸庭軒就這么任性的炒掉兩個部門主管,她可得抱緊自己的飯碗,不能搞砸了。

“總裁!總裁!再給我一次機會吧!”

“……都怪你!為什么不早點跟我講清楚!”

聽到身后傳來的企求聲,凌萱心情大好——

原來,看自己討厭的人得不到好下場,這么暢快!

眼睛定在陸庭軒頎長、瀟灑的背影上,凌萱猜想:

等到報復陸庭軒的時候,這種快感會不會被放大很多倍……

回過神來,陸庭軒已經拐進電梯,凌萱連忙跟上。

總裁辦公室內——

凌萱不敢說話,俏生生的眼珠不時瞄一眼忙著辦公,沒時間搭理她的陸庭軒。

等的開始犯困,凌萱迷迷糊糊中聽到陸庭軒通話的聲音:“對,再把管理條例分冊發給所有管理人員一遍,確認所有員工熟讀并領會條例的意義?!?

凌萱晃晃腦袋,眸色變得清醒,見陸庭軒正好掛斷電話:“那個……陸董,有必要嗎?”

雖然凌萱很感謝陸庭軒剛才為他出頭,不管真假,至少她心里痛快了。

但讓這件事成為一個案例,就顯得過于錙銖必較了。

陸庭軒停下手里的工作,靠到椅背上,目光輕佻:“沒有必要?難道你以為,我這么做是在為你保駕護航?”

難道不是嗎?自己不會用鏡子照照你那色瞇瞇的眼神嗎——

這話凌萱肯定是不會直說的,就只能在心里罵一罵。

關于有無必要擴大影響,在凌萱看來,同樣都是為集團打工,若把總裁辦工作人員的地位提的抬高,必然引起其他部門的不滿,長此以往,人心不齊,對集團有弊無利。

凌萱目光清澈的回視著陸庭軒,面色真誠:“陸董,我覺得一個部門總把別的部門踩在腳下的話,并不利于集團的長足發展?!?

陸庭軒彎起唇角,覺得此時看事簡單的凌若,像極了凌萱。

起身,一點點靠近對方,陸庭軒的呼吸變得濃重,一把攬過凌萱的纖腰,貼近凌萱的耳垂:“我為你趕走了兩個管理人員,你該怎么報答我?”

總裁辦公室的氛圍隨著陸庭軒的動作逐漸升溫,凌萱雙頰緋紅,想要避開陸庭軒的騷擾:“陸董,請你自重,這可是公司!”

豈料這話很有效果,陸庭軒居然當真沒有繼續了。

就在凌萱感嘆起陸庭軒終于還有點人樣兒的時候,她小巧的下巴被陸庭軒的兩指鉗住。

邪魅的笑容,曖昧的眼神,故意呼在凌萱臉頰上的熱流,讓凌萱驚悸慌亂。

放開懷里的軟玉溫香,似是留戀般,嗅了嗅殘留在空氣中的縷縷撩人氣息:“既然凌小姐覺得公司不易行私事,那就……回家再議?!?

凌萱神色羞憤的揪著裙角,憋著火氣奪門而出。

大門被哐啷一聲甩開又自動合上后,陸庭軒輕笑出聲。

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,凌萱撒腿就跑,想著早點回家隨便吃點東西,就躲在房間死都不會出去了。

免得陸庭軒一個起意,就來討要報償。

可沒跑多遠,凌萱就被陸庭軒截住,被迫塞進了車里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返回頂部 巅峰娱乐免费下载 排三排五中奖金额表 北京pk10一天开几期 幸运飞艇计划专业版 sb球探比分网 美女捕鱼达人赢话费 二八杠最忌讳什么 ag视讯是骗局吗 广西快三大小计划网站 篮彩大小分 新疆时时彩是什么彩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表 陕西11选5第18082656期 好玩的免费棋牌游戏 什么软件可以合买双色球 淘宝快3秘籍 俄罗斯莫斯科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