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趣小說

首頁 > 婚戀生活 > 那年錯過的溫柔 > 第14章 離婚出了變數

那年錯過的溫柔

上一章 目錄
好書推薦: 言未達意君未傾心 男神的緋聞女友 種田之山神養成計劃 一路繁花相送 捧妻上癮:韓少寵妻日常 婚然心動:老公大人要克制 思慕似海深 桑榆此情安東隅 最是衷情難顧 經年相遇何以歡

如果是以前的我,這個時候一定是氣的摔門而去,然后暗暗發誓永遠不踏進這個家門來!

但是我走了不是正中她們的下懷嗎?

今時今日,我努力告誡自己不要意氣用事,于是按奈著內心的不滿,盡量調整好了語氣,問陸建剛:“爸爸,為什么急著決定把公司交給妹妹呢?”

我這次沒有直呼她的名字,也學著她以姐妹相稱了起來。

陸建剛說,上次的官司里付了賠償金之后,公司面臨著很大的資金壓力,是陸曉薇母女發動了自己的人脈關系,拉來了八十幾萬救急的投資,雖然金額很少不足以挽救危機,但是好歹算是幫助公司度過了這個難關。連股東們都說,陸曉薇人脈廣,又時刻為公司著想,是個好苗子,他們都愿意栽培這個年輕人。

見我不說話,陸曉薇更是得意的說:“姐姐,生意上的事情我都不懂,其實還是姐姐來掌管公司更為合適呢?!?

她現在不管怎么說,在陸建剛眼里都是大方和懂事,而我,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股份被轉走,存折被挪用,現在還要稀里糊涂的去給我的好妹妹賣命。

我自然不愿意吃這個啞巴虧,當然也不會傻傻的同意他們的要求,于是以退為進的說:“其實我也不太懂生意上的事情,還是留在現在的工作崗位上再鍛煉鍛煉吧。至于公司的事情,可以讓爸爸先教你,以后需要我了,我一定會幫妹妹的?!?

陸建剛這次沒有反駁我,畢竟我說的也是實情,我上個月才升為總助,之前一直就是在市場部跑腿而已,這戰場一樣的商場我連第一關還沒過,拿什么去掌管公司?就是那些元老股東也不可能服我的??!

跟陸建剛聊了一會兒后,我回到房間掏出手機,看到上面有三個陳安的未接來電,突然想起來今天早上我要跟陳安辦離婚的!

陸建剛這一病讓我對時間沒了概念,今天早上他出院的時間,就是我跟陳安相約民政局的時間??!

我怕那個混蛋反悔趕緊打了回去,結果打了十幾次都沒人接,我有點慌,但是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他。

陳安這個人向來是手機都不離手的,他不接我電話只有一個可能,那就是他故意在拖延時間!

我最擔心的一件事還是發生了——離婚這件事,終究還是出現了變數。

本來我是打算在家里住一晚上的,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我實在無法安心住下去,跟陸建剛說了一下,我吃完午飯就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然而,打開門后房間內空無一人,陳安不在我家。而且我不在家的這兩天,看情形他應該也沒有回來過。

我甚至在想,陳安的失聯跟李默言有沒有關系?

想打電話問問他的,但是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多了,我不想打過去又聽見女人的聲音。

我不想再折磨自己了,畢竟我的生活還要繼續下去的。

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,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的,摘下婚戒,打了個車去公司上班。

時間剛剛好,我坐在位置上看著李默言,依然是那張無可挑剔的面孔,只不過,比起我們在一起的那個時代,他的棱角更為分明,眉宇之間的清秀也被沉穩所代替。

更令我感慨的是,我再也看不到曾經那份溫柔了,他現在對于我,只有冷冰冰的神情,聽著同事們的工作報告,時不時的點點頭,偶爾說幾個字罷了。

在大多數人面前,李默言一直都是一副惜字如金的做派,真是人如其名。

而他的目光也沒有朝我這邊瞥一眼,同事們散去后,他就坐在了電腦前,開始不受干擾的工作了起來。

中午休息的時候,大家都出去吃飯了,薛萌端著便當坐在了我旁邊。

“曉涵,怎么樣???心跳有沒有加快呀?”

我不知道她這是什么意思。

“跟高富帥近距離相處,怎么樣???他單身嗎?快跟我說說嘛!”薛萌一直在查戶口。

她拉著我越說越興奮,但是我依舊冒著冷汗,看著他已經離開的辦公室,心煩意亂。

從李默言不辭而別都已經四年了,我都結婚又要離婚了,為什么還是沒有釋然?他的每次出現,甚至別人提起他的時候,我都覺得像一道雷擊一樣,直擊我心臟最脆弱的地方。

其實,我根本不確定,我陸曉涵,由始至終對他來說究竟算什么。

想到這里,我突然無所謂的笑了一下。

純粹的工作上的關系,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嗎?昨天在醫院我都說的那么明白了,難道還有什么解釋的余地嗎?還是說,我心底的潛意識還在期待著什么?

當年的噩夢,那種經歷,光是讓我回憶起,就足以對他恨的咬牙切齒。

李默言故意讓我當總助,該不會是出于其他的目的吧?

這么想的話等于是在否認我的工作能力,也許,他只不過是提拔一個助理而已,我用不著這么自作多情。

李默言的工作能力確實厲害,這才上任多久,業務量就明顯上升了很多,各個部門人手都不太夠,今天又是一個艱辛的集體加班日。

和市場部臨時開了一個小會,會議中他一直都是專注于工作上的安排,偶爾下達一些建議性的命令,從頭到尾,都沒有問過我任何問題。

話說回來,這幾天我一直都在請假,和現在的工作還沒銜接上。

想想也是,如果我對他是一個特殊的存在,他當年絕對不會對我那么狠心,讓我一個人去面臨生死的抉擇。

終于,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了,我一刻都不想多呆,馬上拿著手提包想跑路的時候,被市場部經理叫住了。

市場部的經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單身女人,教科書式的工作狂,我曾經在她手下做事可沒少吃苦頭。不過也多虧了女魔頭的嚴厲,我才能成長的比較快。

“陸曉涵,你漏了一份運費報價。馬上找到相應的訂單,然后給李總送去?!?/p>

上一章 目錄
返回頂部 巅峰娱乐免费下载 安徽25选7走势图 mg真人电玩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带坐标 竞彩500比分 股票交易 费用 东莞现金棋牌 水果拉霸投注技巧 富利彩票开奖查 168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走势图连线 老11选5软件下载 互联网理财平台哪家好 微信麻将群 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 浙江快乐彩任三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