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趣小說

首頁 > 都市情感 > 王牌護花近衛 > 第15章 心痛不心痛

王牌護花近衛

上一章 目錄
好書推薦: 邪痞兵王歸來 我是超級巨鱷 重生1997 都市超級戰神 絕品房東逍遙客 絕佳戰王 我真是大神醫 全職護衛 超凡醫圣 至尊麟少

麗人灣,那是蘇杭富豪的集中區,任何一幢,跟她這處樓房相比,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。

房東大媽再想起剛才在胡曉蕓面前大夸特夸,臊得恨不得挖個地洞鉆進去,丟人,太丟人了。

胡曉蕓一把奪回那張發票,在心里小小的得意一番,露出狐貍般狡黠的笑容。

心想到:活該!讓你把蘇北貶得一文不值,這下,把臉打得 “啪啪”響了吧。

然而,胡曉蕓還不解氣,手一抖,提包里面的東西不經意間掉出來,撒了一地。

“哎呀!”胡曉蕓驚呼一聲。

頓時,房東大媽的目光又被吸引住了,瞳孔一縮,這才發現胡曉蕓手上的提包是限量款的LV,再仔細一瞧,地面上散落的都是名貴的香水、口紅,一個寶馬車鑰匙明晃晃的在其中,是那么顯眼。

胡曉蕓氣呼呼的抱怨:“老公,瞧你買的是什么垃圾包呀?不防抖,哼!”

戲精!他么的胡曉蕓不去演戲簡直是浪費人才!蘇北在心里憋著笑,也不知道這位房東大媽到底是怎么得罪胡曉蕓,一張臉被刺激得紅了又變黑,黑了又變白,真怕她一口氣喘不過來。

蘇北無所謂的擺擺手,說道:“這包本來就是給你買菜用的,誰知道你當寶?!?

限量款的LV包,裝菜?房東大媽差點氣得破開大罵,感覺腦子不夠用,這就是富豪的生活嗎?

“哼!”胡曉蕓委屈巴巴的望著蘇北,捧著她自己的寶馬車鑰匙繼續嫌棄的抱怨:“還有這個,你買的是什么破車嘛!我才開了兩天,就把我的腳烙出泡來了,我不依啊,你必須給我個說法?!?

一向強勢的胡曉蕓撒嬌,蘇北渾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,嘴角抽搐,但不得不配合胡曉蕓演戲,哄道:“好好好,那就不要這輛了,改天再買一輛,哪種最貴就要哪種,哪種舒服就要哪種,只要你開心就好?!?

“耶,老公最好了,么么噠?!焙鷷允|給蘇北拋個媚眼,余光不忘觀察房東大媽的臉色,見她黑如鍋底,胡曉蕓就感到渾身舒暢。

哼哼,就是氣死你!你作為房東就很了不起???才一套樓房,尾巴就翹上天,以為所有人都在你面前低人一等?說蘇北的壞話,公然挖蘇北的墻腳。

這口惡氣,胡曉蕓無論如何都咽不下,不把你踩在地上狠狠摩擦誓不罷休。

房東大媽站在原地臊得慌,面上無光,又不甘心灰溜溜的離開。

胡曉蕓這才正視道:“大媽,你的兒子是在一家網絡公司當經理吧?”

“啊……對對對,姑娘你是不是改變主意了?”房東大媽裂開嘴得意的笑,這會兒從地獄爬到云端,感覺多少還有點底氣,戰績還能拿得出手。

“哦,經理呀,還不是總經理呢?其實說到底也是一個打工的呢!”胡曉蕓嘆道:“估計這輩子也就這樣了,一事無成,到死都是打工的命?!?

房東大媽猛地僵住,臉色一變再變,這話怎么聽著如此耳熟?這不是之前自己拿來嘲諷蘇北的話嗎?為了搶走蘇北的女朋友,把蘇北貶得一無是處,現在一切都反了過來,被原封不動的嗆回來。

小婊砸,你怎么就這么惡毒!居然這樣詛咒我兒子。

房東大媽陰沉著臉,不善的盯著胡曉蕓,恨不得上去毒打一頓,卻沒想過,她自己在此之前還咒蘇北被人打死呢。

胡曉蕓對此熟視無睹,嬌滴滴的問蘇北:“老公,人家這里不歡迎你呢,我們走吧,哦對了,你還有沒有什么重要的東西落下沒?”

蘇北搖搖頭,“沒了,不過還有押金沒拿回來?!?

胡曉蕓輕輕拍一下蘇北的手臂,嘟著嘴說道:“才這點押金,看在大媽那么照顧我們的份上,就不要了,畢竟,她兒子只是經理,還是打工的,怪可憐的,是不是呀大媽?”

房東大媽差點一口血噴出來,小婊砸,我是挖你祖墳了還是什么?不過是貶低一下蘇北,至于這樣揪著不放嗎!

“老公,我們走吧?!焙鷷允|傲嬌的抬起頭,就像得勝的大將軍,心情舒暢得不要不要的。

滾滾滾,一對狗男女!房東大媽在心里瘋狂的咆哮,怨毒的注視著兩人離去。

忽而,房東大媽看著地上那名貴的香水和口紅,只覺得異常刺眼。

……

“老婆!”

“哼,臭不要臉,誰是你老婆,滾,別碰我?!?

來到停車的地方,胡曉蕓就像川劇變臉似的,翻個白眼,直接甩開蘇北的手臂,拉開車門氣呼呼的坐進去。

臥槽!過河拆橋!就許你口頭上占便宜,我一次都不行?蘇北站在車外苦笑,果然,女人心海底針,翻臉比翻書還快,比六月天的天氣還要厲害。

“你到底上不上車?”胡曉蕓搖下車窗,兇巴巴的叫喚道:“再不上來,我就把你丟在這了,讓你今晚睡大街?!?

“嘿!”蘇北傻笑,迅速上去。

車里,胡曉蕓炯炯有神的凝視蘇北,一秒,兩秒,三秒……

蘇北被看得心里發毛,渾身不自在,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胡姐,這是怎么回事?”

胡曉蕓揚起一千萬的發票,“這是真的!”

“???”蘇北這次是真的傻眼了,敢情不是演戲???原來是有底氣的!

胡曉蕓悠悠說道:“我為什么知道你和李家大少那個人渣打賭,難道你不覺得疑惑嗎?”

蘇北搖搖頭然后又猛地點點頭。

胡曉蕓看著前方,仿佛神游天外,解惑道:“是皇冠會所的玉老板玉玲瓏,今天早上,她親自找到我,在麗人灣,她給你買了一幢別墅,這張一千萬的發票就是她交給我的,讓我轉交給你?!?

“你和她,是什么關系?”說完,胡曉蕓轉過頭,一眨不眨的盯住蘇北,仿佛心愛的東西正在悄然遠離。

就連她都不知道,才短短幾天時間,她對蘇北的態度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沉寂已久的心開始變得異常敏感,甚至空虛寂寞。

上一章 目錄
返回頂部 巅峰娱乐免费下载 600567股票行情 老时时彩投注代购选号 广西新快3开奖结果网易 体彩排列3未出号码 山西11选5任五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企业管理培训机构加盟 ag电子水果拉霸技巧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破解版 双色球投注技巧完整版 ds平台视频 白小姐一肖一马期期谁 极速赛车上当受骗了 七星彩走势图走势图 棒球比分 工商银行理财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