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趣小說

首頁 > 總裁豪門 > 故用情深,引我入局 > 第16章 再次交易

故用情深,引我入局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好書推薦: 不曾輕易錯過你 任由情愛步步殤 撿個總裁來寵我 相思未寒情刻骨 豪門二婚太高調 婚情蕩漾:陸先生,追妻請排隊 隱婚甜妻:總裁,別傲嬌 今生今世,唯你今安 替嫁嬌妻寵上癮 我與你正相遇

安塵欣聽到這話,眼底透著得逞的陰沉狠戾。

“你現在編輯一條手機短信,內容是:想想辦法,有什么辦法可以離開那個男人,廢掉包養協議,一起去美國?!?

安曉兔懷著將信將疑的心情把短信編輯好,安塵欣笑著將她的手機搶過來直接發了過去。

發送,截圖,一氣呵成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安曉兔忍不住驚呼質問。

安塵欣發送的那個號碼,正是誣陷和她有染的那個男人!

直到現在,安曉兔對那次被平白無故誣陷還印象深刻。

這舉動直接讓安曉兔整顆心都提了起來。

安塵欣淡定,一點都不為安曉兔的驚慌所影響。

直到刪除了記錄,才慢吞吞的解釋,“我這樣做當然有我的原因!”

“可你為什么連記錄也刪除了?”

這樣的舉動實在讓安曉兔害怕,萬一她把這事說出來,自己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!

“因為我怕你反咬一口!截圖也是為了留證據!”

安塵欣信誓旦旦,堅定的語氣微微打消了她的顧慮。

但安曉兔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:“可是你……”

“你只要帶著你母親和小夕出國,而且保證不回來,那么這些保留的記錄,不會有第三個人看到!如果我能順利嫁入楚家,我還得感謝你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不會恩將仇報!”

見到現在還沒說出什么具體計劃,安曉兔緊緊咬牙,對她所說的話持懷疑態度。

“怎么?難道你不想獲得自由了??”

提到自由,安曉兔的心不禁蠢蠢欲動。

這是她一直渴望而不可及的東西。第一次,安曉兔真的被她煽動了。

“我母親在哪里?”

“放心,你母親在一處很隱蔽的地方修養,只要你乖乖配合我演一場戲,你們母女很快就能團聚!”

安塵欣胸有成竹的樣子讓安曉兔迷惑不已。

噙著意味深長的笑,安塵欣湊到她耳旁輕聲細語的嘀咕了一會……

聽完安塵欣的計劃,安曉兔整個人都已經驚呆了,她站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來。

安塵欣拍拍她的肩膀,笑吟吟解釋:“你放心,不會讓你真的死!等事情一結束,我會讓先派人帶你和小夕和你母親先離開g城,然后隔天通知秦安……”

對上安曉兔狐疑的眼神,她不慌不忙繼續解釋:“因為同一天你們全部消失,肯定會惹人懷疑,況且,過幾天秦氏珠寶集團國外分公司正好有一場慶典活動,可以提供離開的機會和理由!”

仔細思考了一下,這計劃很完美,完全找不出什么漏洞。

安曉兔眼中的疑慮在安塵欣的花言巧語下消除。

下定決心,安曉兔緊握著拳頭一臉篤定的說:“好!我答應你!”

堅定的眼神,帶著破釜沉舟的決心。

安塵欣達到自己的目的,一臉滿意的走了。

天空很黑,等安曉兔回過神來,才發現她和安曉兔已經談了很久了。

不想在花園閑逛,安曉兔打算回去。

走到房間門前,安曉兔推開房門進去,剛開燈,眼前就出現了一個熟悉又讓人害怕的身影!

靠窗的沙發上,楚墨嚴隨意靠著椅背,筆直修長的雙腿架到桌上。

見到安曉兔,他黑著臉沉問:“你今晚去哪里了?”

安曉兔不擅撒謊,臉上的驚慌雖盡力掩飾,可落在精明的楚墨嚴眼中,這幾乎就是不打自招!

“我今天去……”

她側過頭避開那極具壓迫的眼神,手心,額頭瞬間布滿了粘膩的冷汗。

他不是說公司要開會嗎?怎么突然就提早回來了?

猝不及防的質問,讓安曉兔根本不知如何應對!

她就這樣,像木頭釘在了原地一動不動。

楚墨嚴瞳眸中沒有一絲溫度,連說話的每一個字,仿佛都帶著一股子寒氣。

“去見哪個野男人了?難道我一天不碰你,你就受不了了?”

冷漠的譏諷像銳利的尖刀扎在她的心臟,痛得她鮮血淋漓。

“沒有……我去醫院看小夕了……”

頂著那駭人的目光,安曉兔艱難開口解釋。

“真去醫院了?”

楚墨嚴臉上嚴峻臉色陡然緩和不少,甚至還露出了淡淡的笑。

不知道為什么,看到他眼中帶著不明意味的笑,安曉兔心臟一緊,仿佛整個人由內到外都被他看透了!

一遍遍安慰自己,安曉兔忍住恐懼點點頭。

“是的……”

看著他的臉,后面的話仿佛瞬間哽在嗓子里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楚墨嚴臉色瞬間變了個徹底,剛才還算是萬里晴空,瞬間就成了烏云密布!

“去看小夕?我派的保鏢一直在醫院,從今天傳來的監控錄像顯示,你根本沒有去醫院!你在說謊?!?

每聽到一句話,安曉兔臉色就白一分。

“你竟然還監視我弟弟?”

她看著楚墨嚴,不敢相信這個男人的的動作竟然這么快!

楚墨嚴語氣放肆到張狂:“我不僅監視你弟弟!連那個要求我撤走保鏢的南宮醫生,也被我狠狠教訓了一頓!”

安曉兔柔美的五官帶著點點震驚,黑白分明的眼睛里,滿滿的都是對這個男人的絕望!

氣到極點,安曉兔連手都微微顫抖。

她直指楚墨嚴,厲聲質問:“南宮醫生是一個好醫生!你憑什么打他!如果沒有他,小夕可能已經死了!你怎么可以這樣做!”

她的質問讓楚墨嚴一陣惱怒!

安曉兔為那個男人心疼眼紅的樣子讓他內心的嫉妒之火愈燒愈旺!

為什么?為什么她可以對別的男人這么上心!這么好!

而他們兄弟,卻永遠得不到她的重視!

弟弟被分手,現在自己包養了這個女人,她還是不安分。

白天剛簽了協議,晚上就出去浪!

她的一舉一動,無一不挑釁著楚墨嚴的敏感神經!

“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!你晚上到底去哪里了?”

極具穿透力的眼神與攝人的氣勢,讓安曉兔感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。

楚墨嚴咬字清晰,強忍怒氣繼續質問:“你最好老實回答!不然你身邊的人都要倒霉!”

安曉兔被打擊得連退兩步,一臉震驚的看著他。

她聲音嘶啞中透著失望:“你真的要用我的家人來威脅我嗎?”

楚墨嚴心頭微動,一點惻隱之心油然而生。

然而,被欺騙的憤怒讓他完全忽視了內心深處的感覺。

“最后一次機會!如果連累到你家人,那也是你自找!”

安曉兔看著他執拗偏激的神色,為什么他總是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!

他的偏激,與之前那個儒雅風趣的楚墨羽,簡直判若兩人!

安曉兔悲哀的看著楚墨嚴,試圖在他臉上找到一絲熟悉的神色。

然而,那種上位者的凌厲氣勢,直讓她感到了無盡的陌生。

許久等不到解釋,楚墨嚴直接走到安曉兔面前,粗暴將她拽到床上!

“不回答是嗎?那我親自檢查,看你有沒有和別的男人上床!”

安曉兔搖頭否認,連聲說:“沒有!我沒有……”

“沒有?你這么饑渴,找野男人的可能性非常大,非要我親自檢查?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返回頂部 巅峰娱乐免费下载 二分彩是骗人的吗 沙巴体育和IM体育 江西时时彩中2000万 大众彩票平台app下载 曾道人马会正版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计算器 一分赛车开奖平台结果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 麻将抢红包 4399德州扑克 双色球红球预测 59期七乐彩预测 亿客隆彩票app官方手机版下载 江西多乐彩机选 新版球探体育比分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