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趣小說

首頁 > 古代言情 > 王府俏廚娘 > 第13章 小王爺,體驗民間樂趣

王府俏廚娘

上一章 目錄
好書推薦: 妃本傾城:這個妖君我收了 玉骨天香染國色 寂寂宮墻與卿歡 三無棄妃鬧翻天 絕寵冷艷庶女 邪王追妻:墻頭的王妃快下來 紅顏引 萌寶無敵:啞巴娘親壞蛋爹 皇后娘娘狠狠虐 尊妻駕到吾王惶恐

是夜,芙蓉鎮上人影竄動,燈花明媚。

溫柔的月色傾灑下來,形成一道美麗的光練,深藍色的夜空中掛著一兩個閃爍的星子,滿城的燈火璀璨奪取了星子原本的明亮。

葉蓁蓁依舊還是那副灰頭土臉的樣子,等看到了宋知斐時,她才知道他口中的低調是何意思。

玉冠束發,琉璃珠子穿著碎發,在燈光的折射下顯得奢華到了極點。一身白衣勝冬日白雪,領口還綁著一根騷氣的狐貍毛領子,往穿著輕薄夏衣的人群中一站格外顯眼。

雖然現在是初秋,晚上的天氣會涼一些,但是也不至于佩戴毛領吧?

宋知斐似乎瞧出了她質疑的目光,悠悠地開口,“莫不是被本王精心搭配的衣服迷得神魂顛倒了?”

葉蓁蓁終于忍不住說了今天第一句實話,指著毛領子說道:“殿下,您不熱嗎?”

宋知斐搖搖頭,露出了曲高和寡的悲傷神情,完美的側顏微微揚起一定的高度,“果然,天才都是孤獨的,能理解本王品味的人實在太少了?!?

葉蓁蓁發現這位閑王不僅是腦袋不好使,還相當自戀。

宋知斐出身皇家,平日偷偷離宮也都是置身于煙柳之地,可以說是從來沒有體驗過民間夜晚市集的擁擠和樂趣。

宋知斐像是個小孩子一樣,一會兒對套圈感興趣,一會兒對射箭贏獎品感興趣,偏偏每樣都玩不好,氣得直跺腳。

葉蓁蓁悄悄告訴宋知斐:“這些套圈或是飛鏢都被商家做了手腳,會在一側注鉛,就算是百步穿楊的神箭手也不能百發百中?!?

聞言,宋知斐說的義正言辭,“奸商!本王回去要稟明父王好好懲治他們?!?

葉蓁蓁沒想到他竟然是這種反應,勸解著:“其實這些商家也都是為了養家糊口,來玩游戲的人也大都為了好玩才玩的?!?

“那也不行,本王還沒被這么騙過!”

宋知斐重新要了二十個圈,放在手里掂量少許時間之后,唇角揚起得意的笑意。

只見“唰唰唰”地幾下,二十個圈圈依次發出,全無意外地套中五行四列全部獎品。

面對如此場景,攤主的臉當即面如菜色,慘兮兮地把東西都拿過來遞給宋知斐。

其中還有一塊質感上好的玉佩,攤主無奈地說道,“這位公子真是厲害?!?

宋知斐掃了掃那些“戰利品”,冷哼一聲,選了一個毛茸茸的兔子玩偶扔進了葉蓁蓁的懷里之后,便揚長而去。

只留下了一句“不是贗品就是垃圾貨,你們這些人竟然拿這些東西當獎品?就這個兔子勉強入眼,可以拿回去刷馬桶?!?

圍觀群眾聽到這句話,不禁對宋知斐的背影指指點點起來,“這個人是誰啊,怎么講話這么臭?”

“就是就是,一副鼻子長在頭頂的樣子,有錢人了不起??!”

而作為事情中心人物的攤主卻如蒙大赦。

葉蓁蓁瞧著宋知斐的背影,臉上不禁露出了些許笑意,轉頭對攤主說道,“做人要厚道,下次遇到你,你就未必這么幸運了!”

沒等攤主回答,葉蓁蓁便拎著兔子追上了宋知斐,拍馬屁說道,“殿下剛才是故意的吧,您真是民女見過最善良的人,簡直就是活菩薩?!?

宋知斐皺皺眉,“什么?”

葉蓁蓁舉著手里的玩偶兔子,“就是你剛才說那番話,不是故意給那攤主臺階下的嗎?”

宋知斐面色一陣尷尬,目光閃爍,半晌之后才開口,“那是自然,本王愛民如子,當然是考慮到那庶民的生計才說出那些話的?!?

葉蓁蓁低頭看了看手里的布偶兔子,和兔子圓圓的眼睛對視之后,她忽然明白了什么,表情變得生動而復雜起來。

萬惡的統治階級才不會良心發現,剛才他果然是想拿這個可愛的小兔子去刷馬桶!

宋知斐側眸,看到葉蓁蓁如咽糠菜的表情,眼底流露出一絲真正的笑意。

然而,這抹笑意很快就藏回了眼底,饒是距離他如此近的葉蓁蓁也絲毫未察覺到。

宋知斐開口,“這個兔子就送給你了,等你以后混不下去了,就拿這個兔子來找本王,本王封你個廚房總管當當!”

葉蓁蓁扯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,“多謝殿下……”

沒過多久,二人幾乎嘗試遍了整條街上的新鮮玩意。

前來夜市游玩的人,很多都是年輕人,宋知斐的高調行為和俊俏模樣,引來不少人的注意。

從男人到女人,從三歲的小妹妹到八十歲的阿婆都被的姣好他皮囊吸引,三五成群地圍在他的身邊。

最后造成了交通大面積擁堵,葉蓁蓁只能將宋知斐拉到一邊的小路上,躲著瘋狂粉絲的圍堵。

月色如水,是幽深小路中唯一的光源,道路兩旁是初開花的槐樹,槐花飄香。

在斑駁樹影掩映下的磚墻后面,葉蓁蓁扶著墻,喘著粗氣說道,“殿下,下次出來你還是帶著侍衛們把,不然帶面具也行?!?

宋知斐瞧著累得直吐舌頭的葉蓁蓁,優雅開口,“本王長得玉樹臨風,帶面具豈不是暴遣天物?”

“額……可是每次都這樣躲粉絲是很累的!”

“本王覺得還好?!?

濃夜下,葉蓁蓁終于忍不出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。

可不是他還好怎么滴,剛才落跑的時候,不知道是誰說他腳酸了,硬著讓她背著他跑了三條街。

要知道,宋知斐可是比她高了整整兩頭的高度,不然她現在也不至于像是狗一樣累得直吐舌頭。

宋知斐貌似也有點不好意思弄了弄鼻頭,長臂攬著葉蓁蓁的肩膀說道,“不如這樣,本王請你去春風十里再做一遍蝕骨柔?!?

什么叫做請她?分明是他想去吧!

轉念一想,她今天上午練馬術,中午被宋知斐奴役做飯,晚上又被他折騰來折騰去的,身子早就疲累不堪。

若是此時能讓春水幫她活絡下筋骨自然是再好不過的。

葉蓁蓁剛要點頭,但又想到上次在春風十里,一醒來房間中只剩下她和春水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場景。

于是,這次她提出了一個小小的意見,“殿下你不能像上次一樣把我一個人丟在春風十里了,那個春水在如何楚楚動人,畢竟也是個男人……”

宋知斐抬手揉了揉葉蓁蓁的頭頂,唇角揚起了溫柔的弧度,“蓁蓁啊,你實在想多了,你長得很安全,哪怕春水對本王起邪念,都不會對你硬上弓的?!?

葉蓁蓁:“……”

就在二人要出發去春風十里的時候,忽然,在不遠處的灌木叢后面傳來一個男子的低聲驚呼,“你放開我!”

這個聲音有點耳熟,葉蓁蓁卻想不起是誰。

她將食指放在唇邊,示意宋知斐小點聲,自己踮著腳尖尋著聲音走了過去。

走了大約十步之后,經過一個拐角,就看到有兩個男人站在護城河的分支岸邊,其中高個子的把矮個子的打橫抱在懷里。

花前月下,波光粼粼,生出一種朦朧的美感。

宋知斐指著兩個人影,激動地說道,“快看,是斷袖!”

葉蓁蓁連忙捂上了宋知斐的嘴,心中吐槽:斷你個腦袋!兩個人抱在一起就是斷袖,難道就不能是純潔的兄弟情嗎?

同時,岸邊處傳來聲音,高個子男人說道,“若是你不答應我,我就把你扔進這護城河里,到時候你們宋家家主只怕要白發人送黑發人了!”

稍稍矮一些的男子回道:“生當作人杰,死亦為鬼雄,就算我死了,你也別想我答應你!”

宋家……宋胥?

沒錯就是宋胥的聲音!

說起來,她對宋胥還是蠻有好感的。

記憶中,宋胥一直是一個溫文爾雅,善良溫柔的人。

從來沒有嘲笑她,在學堂的時候也只有他會在她受欺負之后默默幫她,在芙蓉城中找不到第二個像他這么好的人了。

話說回來,從小到大,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宋胥有這么硬氣的時候,不由得對發生了什么感到十分好奇。

難不成還真被宋知斐猜對了,那個高個子男人是宋胥的相好?

不過從對話來看,怎么那么像是逼良為娼,強行求歡呢?

岸邊上高個子冷哼,“看不出來,平時裝得一副包子樣,如今倒是這么大義凜然。老子再給你一次機會,說出當年的真相,老子饒你不死!”

葉蓁蓁反應過來了,這哪有什么粉紅氣泡,明顯就是逼迫威脅的案發現場。

接著,宋胥被高個子拎著衣服領子,送到了水面上,腳下就是無底河水,高個子開始倒數,“給你三個數的時間,三、二……”

“一”的聲音吞了回去,忽然間,高個子像是忽然痙攣了似的,倒在地上抽搐不止,而墜落下去的宋胥恰好用手扒住了岸邊,掙扎著爬了上來。

葉蓁蓁連忙跑過去,只見地上的男人口吐白沫,沒一會兒的功夫便停止了抽搐噴出一口鮮血,徹底斷了氣。

死人了?

葉蓁蓁和宋胥哪里見過死人,當場臉色嚇得刷白。

二人都沒有注意到宋知斐低頭看著高個子男時眼中的波瀾壯闊。

墨色的眸中翻涌著驚濤駭浪,似乎經過地獄的無情摧打,絕望中帶著生人勿進的孤寂,俊臉上壓抑的情緒又在一瞬間熄于平靜。

上一章 目錄
返回頂部 巅峰娱乐免费下载 福彩双色球怎么复式投注 中国福彩大乐透走势图 快乐十分11选五摇奖机 kg开元棋牌官网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一Welcome 15选5开奖号码结果 2手水果老虎机 平特肖公式概率论 500万完整比分网 陕西快乐十分钟任三统计走势图 欢乐捕鱼大战贵族怎么充值获得 斗牛输赢计算器下载 彩票开奖直播电视台 青海快3电子走势图 中国足彩胜负彩对阵表 广西快乐10分开结果